打開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推薦票 | txt下載 | 錯誤舉報

空籃小說網 -> 偵探推理 -> 四重分裂

正文 第五百二十二章:‘隱藏任務’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佐伊庫勒的人昨晚找到了威特姆伯何和李斯特的尸體,他們已經做好了對特倫恩宣戰的準備,這件事皇室也同樣知情,除了威廉本人之外,加拉哈特元帥、監察廳的穆迪伯克伯爵、秘密返回王都的佛賽公爵也都得到了皇帝的消息,包括你在內,上次參與聚會現在卻還不知情的人有加洛斯、迪戈里侯爵。’

    享受著溫暖的日光,墨一邊饒有興趣地觀察著光之都小裁判所的混亂,一邊心不在焉地掃視著季曉島發來的好友消息,過了好一會兒才懶洋洋地回了一個字。

    ‘嗯。’

    ‘加雯發來消息,說紫羅蘭那邊的最終局已經布好了,如果你想知道具體細節的話她可以直接告訴你。’

    ‘沒有這個必要。’

    ‘話說你今天上還真早呢……’

    ‘有些事要處理而已。’

    ‘需要我幫忙么?’

    ‘不必,已經結束了,回頭找幾個渠道散布一下我傷勢正在好轉的消息。’

    ‘卡珊娜怎么樣?’

    ‘隨意。’

    ‘之前的情報要通過‘常規渠道’告訴加洛斯么?’

    ‘暫時不用,加拉哈特的身份不宜過早暴露,威廉和道恩已經把范圍縮的足夠小了。’

    ‘知道了,我半個小時之后回去。’

    墨隨手關掉了消息欄,然后慵懶地舒展了一下身體,在將某種特質壓抑到最低的情況下繼續享受著陽光,他微微瞇起的雙眸滿是笑意,盡管戴著面具,但這位很少在傭人面前露面的罪爵依然讓數個在府邸中做事的侍女不住駐足。

    這倒不是因為墨有多大的吸引力,盡管如果他愿意的話確實會極具魅力,但那些很少與其接觸的女仆自然沒機會感受得到,讓這些姑娘們目光熾熱的原因很簡單,那就是自家這位罪爵現在可是特洛恩最年輕的紅人,不但跟加洛斯公爵的關系很好,而且還數次蒙受陛下召見,之前那場宴會還有很多大人物前來捧場,再加上長相不錯、性格溫和這些因素,簡直就是超級鉆石王老五,身邊也只有寂禱女士一位女伴,所以如果運氣好的話,自己說不定也能……

    很顯然,這些姑娘們想的確實有點多,但在這種相對封建,貧富錢權差距都不小的環境下,會產生這種想法也無可厚非。

    畢竟就算是社會體制相對發達許多的現實世界,這種事情也已經屢見不鮮了。

    只是墨對這種事完全無感而已,他不在乎,也懶得在乎這些人的想法。

    他只是很純粹地在做自己想做的事而已。

    “總計四個天啟光影,現在已經錯了兩個了……”

    他無聲地笑了笑,用只有自己能聽見的聲音莞爾道:“我很期待你們的反應啊,天柱山。”

    ……

    一小時后

    游戲時間

    光之都,中城區,煉金師協會

    “快快快!”

    下一秒……

    “盧娜!”

    早在系統加載時間就已經以最快速度整理完現狀之后的墨檀從椅子上一躍而起,對正拿個小鐵錘蹲在一堆木板前重新打造煉金臺的少女飛快地說道:“我的身體沒有問題,剛才只是因為有些累了所以在你這里稍微睡了會兒,現在我忽然想起一件有點兒重要的事,就先告辭了,咱們回頭見,哦對了,再次感謝你的羅盤,我真是太喜歡它了!”

    他說完后還沒等盧娜反應過來就立刻沖出了房間,并在離開煉金師協會的瞬間掏出了那個尋路盤,一邊往外城區小裁判所的方向瘋跑一邊打開消息欄,高速閱覽著分別由語宸和科爾多瓦發來的幾條留言。

    然后猛地一個急剎車……

    “圣萊特曙光禮拜堂么?”

    墨檀看著語宸剛剛發來的最新消息,有些無力地嘆了口氣,然后轉身走向了隔壁街。

    與此同時,剛剛反應過來的盧娜放下手中那把小錘子,看了墨檀之前一直‘睡著’的那張椅子一眼,朦朦朧朧地嘟囔了一句:“有那么多事情需要煩惱么……”

    ……

    十分五分鐘后

    游戲時間

    中城區,晨曦大道,圣萊特曙光禮拜堂一層,禱間

    “久等了。”

    大力推開禱間大門的夏蓮沖墨檀微微頷首,虛按了兩下雙手示意猛然起身的后者先坐下:“冷靜一點,雖然我確實有挺多東西想要問你的。”

    “誰說不是呢……”

    科爾多瓦緊跟著夏蓮走進禱間,面色凝重地看著墨檀:“很嚴重啊,兄dei,情況很嚴重啊。”

    走在最后的語宸倒是面色如常,依然是平時那副糯糯的表情,她倒是沒說話,只是在對墨檀眨了眨眼后輕輕帶上了門。

    墨檀立刻語速飛快地問道:“所以說到底發生了什……”

    “等下。”

    夏蓮卻是搖頭打斷了他,然后從口袋中取出了一個金燦燦地卷軸,在里面灌注了少許魔力。

    下一秒,數道無形的神力蔓延而出,轉瞬間就將整個禱間嚴嚴實實地封鎖了起來,隔絕了里面的一切氣息。

    很顯然,這是一種類似于結界性質的神術卷軸,能夠隔絕竊聽和感知的那種。

    “別緊張,我只是想趁這個機會讓你們把話說明白。”

    夏蓮對表情略懵的墨檀笑了笑,大刺刺地坐在他對面的椅子上,聳肩道:“雖然我不知道具體內容,但從你們前段時間的表現看來,好像也并不是什么適合大多數人知道的事。”

    墨檀微微頷首,輕聲道:“沒問題,我之前就打算讓語宸找時間跟你說來著,不過在那之前,能不能先告訴我……”

    “小裁判所里發生了什么事?”

    夏蓮挑了挑眉毛,豎起一根纖長的食指輕輕晃了兩下:“告訴你倒是沒問題,不過在那之前,你是不是解釋一下,自己跟那間囚室里的生物究竟有何種聯系呢?”

    墨檀的心里頓時咯噔一下,然后面帶苦澀地問道:“也就是說,那團霧氣在不久之前終于以另一種形態出現了?”

    “沒錯,而且長得和你特別像。”

    科爾多瓦抱著膀子靠在墨檀對面的強上,糾結地揉了揉腦門:“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兒?哥們兒。”

    坐在墨檀旁邊的語宸卻是拉了拉前者衣袖,低聲道:“那個,要是不方便的話,不說也沒關系的,我們只是比較好奇……”

    墨檀心中一暖,一邊讓自己的大腦高速運轉一邊輕輕搖頭道:“沒什么不能說的,不過在那之前,你們能不能先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么,非常詳細地告訴我。”

    “呵,可以。”

    夏蓮吹了聲口哨,然后對科爾多瓦做了個‘請’的手勢:“那就從你開始吧,畢竟最開始在場的就是你了。”

    科爾多瓦點了點頭,對墨檀沉聲道:“你們幾個離開之后,我就一直呆在地下三層那間囚室前沒動,然后就在大概十一點二十左右的時候,里面那團黑霧突然就有反應了,我就眨了個眼的功夫,那些原本不斷飄蕩的霧氣就變成了人形,開始瘋狂地沖擊柵欄上的神術禁制,而且……”

    墨檀還記得自己身為‘默’的時候,在天賦的作用下,自己在發現情況不對后第一時間打開了系統面板,而當時上面的時間是——游戲時間上午十一點十七分五十三秒,與科爾多瓦剛才說的時間幾乎完全相同。

    一時間,他的心里變得五味陳雜,說不上是慶幸還是駭然。

    幾秒種后,強打起精神的墨檀慢慢點了點頭,輕聲問道:“而且什么?”

    “而且那個家伙跟你長得確實非常相近,雖然五官有點模糊不清,但無論是身材還是輪廓都像是跟你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就連發型都非常相似,雖然……我也不能百分百肯定就是了。”

    科爾多瓦有些用力揉了揉腦門,他也有點兒亂。

    “九成相似吧。”

    夏蓮在旁邊接了一句,攤手道:“我趕到現場時第一反應就是‘黑梵怎么被關進去了’,忘語也這么覺得吧?”

    語宸猶豫了一下,然后忽然接到了墨檀一條‘沒事~實話實說就好了’的消息,這才慢吞吞地點了點頭:“嗯。”

    “我知道了……”

    墨檀有氣無力地笑了笑:“繼續吧。”

    “他的實力并不算強,畢竟連那種并不是很給力的禁制都沖不破。”

    科爾多瓦瞇起眼睛回憶了一下,輕聲道:“而且很瘋狂,根本無法交流,給人的感覺就像對一切都抱持敵意,我試著跟他說了兩句話(呦呵,敢嚇你雨哥/略略略~),都沒有得到回應,然后……我突發奇想,進行了一個嘗試。”

    墨檀皺了皺眉:“嘗試?”

    “還記得之前在米莎郡的時候,我對語宸同學用的那個天啟水晶么?”

    科爾多瓦面色凝重地攤開右手,他的掌心有一小堆黑色粉末:“之前那枚天啟水晶在感應到語宸后原地炸成了一道金色光柱,而這次……它在第一時間變成了純黑,然后小裁判所就爆出了一道通天徹地的黑色光柱,驚動了不少人。”

    夏蓮輕輕點了點頭:“我和冕下就是那些被驚動的人之一……”

    “等下!”

    墨檀呆呆地看著科爾多瓦手中那堆粉末,震驚道:“該不會就是你之前說的那個任務……”

    “沒錯,就是那個天柱山給我的任務,分別找到預言里的兩個天啟之光和兩個天啟之影。”科爾多瓦肯定地點了點頭,沉聲道:“我也沒想到,能這么快找齊他們,兩道光分別是我的一個朋友和語宸同學,兩個影分別是西南大陸某個國家的一個貴族和……被關在小裁判所地下三層的那個怪物。”

    墨檀當時就蒙了。

    “好了,黑梵,我們知道基本都告訴你了。”

    夏蓮輕輕敲了敲桌面,饒有興趣地看著墨檀:“因為我和冕下的反應比較快,那只怪物還是咱們曙光教派抓到的,所以這件事目前還被封鎖著,雖然其它教派在短時間內都試圖進行過了解,但都被我們含糊了過去,對外宣稱只是一個被抓到的怪物發生了某種變異,現在那家伙已經被我們轉移到中央區的大禮拜堂地下了,雖然不知道你需不需要為此慶幸,除了我、科爾多瓦、教皇冕下以及忘語外,還沒有其他人看過那個怪物的模樣。”

    “嗯……”

    “那么現在,你是不是該說點兒什么了?”

    夏蓮目光灼灼地看著墨檀,悠悠地說道:“可別告訴我你和那個怪物特別像只是個巧合啊,據我所知,你對那個存在一直都特別上心,尤其是今天上午的時候,還特意詢問了很多相關事宜。”

    在一陣并不算漫長的沉默之后,墨檀輕輕點了點頭:“好的,不過在此之前,我打算把‘我們這種人’的具體情況簡單說明一下,科爾多瓦和語宸也幫忙一起解釋吧。”

    “解釋什么?”

    科爾多瓦一頭霧水。

    語宸卻是立刻心領神悟,用力點頭道:“好。”

    “那么……”

    墨檀清了清嗓子,對夏蓮沉聲道:“對于無罪大陸來說,我們可以算是某種來異位面的,擁有兩層身份異界人,其中一種,是你所認識的‘黑梵’、‘晨忘語’、‘羽鶯’或者‘科爾多瓦’,而另一種,則是你偶爾會聽我們提到的墨檀、語宸……”

    接下來的時間,墨檀大概把玩家這一存在的基本性質跟夏蓮說了一遍,語宸和特別懵逼的科爾多瓦也在旁邊補充了不少,總算勉勉強強把這一設定給說明白了。

    “原來……是這樣么……”

    作為一個生高魔(奇幻)世界中的人,夏蓮很快就接受了這一設定,并若有所思地嘟囔道:“原來如此,難怪我總覺得你們有哪里不對勁,難怪你們可以遠程通訊,難怪有些人的實力增長會快得詭異……女神啊,這特娘的到底是唱哪兒出啊!”

    最后的最后,她歇斯底里地咆哮了一句。

    墨檀/語宸/科爾多瓦:“……”

    “咳咳,總之,我大概算是明白了。”

    夏蓮在稍微發了下瘋后長出了口氣,然后瞥了墨檀一眼:“但是這些事,跟那個幾乎跟你一模一樣的天啟之影,又有什么關系呢?”

    “當然有關系。”

    墨檀莞爾一笑……

    “那家伙是我的一個‘隱藏任務’。”

    第五百二十二章:終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 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赌场有哪些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