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推薦票 | txt下載 | 錯誤舉報

空籃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梟妃傾天:妖帝,已就擒!

正文 第774章 聚魂之人!被真正的她取代了【1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他怎么感覺到,聚魂之地被人動了?

    而且,原本這幾個月來更為順利的聚魂,卻就在方才的幾分鐘內,反而倒退了不少。

    如果不是他提前做好了準備,利用了幾個強者的元神將聚魂之地再度加固,否者正一個突變,會直接讓他幾百年的努力功虧一簣。

    這個念頭只要一浮上來,宿央就無法接受。

    所有遺物是他收起來的,她留在這虛幻大千之中的所有氣息他也全部一絲不差的盡數蓮回。

    他都已經做到這個地步了,他絕對不能夠就此放棄。

    但聚魂之地一定出了問題,若是他不找出什么補救的辦法,后果不堪設想。

    一旦涉及到這件事情,宿央也是無法鎮定下來了,他深深地吸了幾口氣,才拿出了一塊子母石,給一個許久都沒有聯系過的人發出了訊息。

    子母石也有著品質高低之分,高品質的子母石不僅能夠傳輸話語和字符,還能直接拓印人像。

    就見這塊白色的子母石發出了柔和散淡的白色光芒,這些光芒飄散而出,只用了幾秒鐘,就凝聚成了一個人像。

    那是一個身著袈裟的光頭和尚,他雙手合十至于胸前,雙眸半睜。

    微微地欠了欠身后,他清淡道:“阿彌陀佛,少君殿下。”

    “迦葉前輩。”見此,宿央也行了一個禮,他也沒再客套,直接開門見山道,“您還記得快四百年前的時候,我托您幫我一同布置的虛妄之境?”

    “哦?”迦葉想了良久,才好不容易想了起來,他笑道,“我自然記得,因為在少君殿下之前,可沒有一個人敢向我討要這虛妄之境的布置之法。”

    他頓了頓,又問:“不知少君殿下可已經得償所愿?”

    “得償所愿?”聽到這四個字,宿央的唇邊浮現出了幾分苦笑,“只怕是我這輩子都無法了結心愿,畢竟……”

    她應該是不愿意見他的。

    迦葉聞言,眼中掠過了幾分異色:“少君殿下此話怎講?”

    “迦葉前輩,虛妄之境出現問題了。”宿央的眼神凝了凝,“我懷疑,是有人闖進了那里。”

    可他為了順利讓魂魄凝聚,專門還請了迦葉在虛妄之境的周圍設下了結界。

    只要修為在迦葉一下,都不會看到虛妄之境。

    而迦葉作為佛域佛祖身邊的最強者之一,虛幻大千之中實力比迦葉高的也絕對都能數的過來。

    化神境巔峰之上的強者,又有誰會在乎一個小小的虛妄之境?

    “有人闖進了虛妄之境?”迦葉顯然也很是驚訝,“少君殿下,你且細細講一講,我聽聽是怎么回事。”

    宿央將先前的感受講述了一番后,迦葉的眉頭皺了起來:“本來已經順利凝聚,結果又出現了倒退的現象?”

    “正是。”宿央道,“我無奈之下,只能向迦葉前輩求助了。”

    “嗯……”迦葉的眉頭皺得更緊,“不瞞少君殿下說,這么多年了,虛妄之境也就只有少君殿下一個人成功了,哪怕是我,對虛妄之境的了解也是少之又少。”

    “誰再也不知曉,為什么虛妄之境還有倒退這一說法。”

    宿央的面色微白:“迦葉前輩的意思是,我只能去尋找別的聚魂方法了?”

    可距離她死亡都已經過了快四百年了,縱然是他父君,都沒辦法將她的魂魄聚回。

    何況,他父君也絕對不允許此事發生。

    “少君殿下莫急。”迦葉搖了搖頭,“辦法,還是有的,就看少君殿下有沒有這個決心了。”

    宿央淡淡道:“不是決心,是死心。”

    迦葉不由一怔,嘆了一口氣:“罷罷罷,少君殿下也是癡情之人,我也就再幫你一回。”

    語氣一頓,他神情嚴肅了起來:“被聚魂者既然是少君殿下的心愛之人,虛妄之境中發生的事情,又是你們的過去之事,少君殿下只需要親自進入虛妄之境,和境內的被聚魂者一起將原先發生的事情再歷一遍即可。”

    “果真?”

    “只有六成的把握。”

    “足夠了。”宿央微微舒出一口氣,“多謝迦葉前輩指點,我這就去。”

    中斷傳訊之后,他飛快地一展袖,直接利用空間法則,以最快的速度來到幽池村外的一個隱蔽的沼澤森林之中。

    當宿央看到樹下的兩只夢蛟已經死去的時候,神色冷了下來。

    聚魂之地果然被破壞了!

    這兩條夢蛟也是他好不容易從妖域尋來的兇妖,堪比長生境的強者,居然就這么被輕易地殺死了,連傷痕都沒有。

    會是誰?

    難道……

    宿央還是否認了這個想法,他并不信云洛然還能想到這一步。

    就算云洛然知曉他來到了魔域,也最多不過是以為他因為當初的所作所為心懷愧疚,前去拜祭魅罷了,又怎么還會想到他在替魅聚魂?

    將兩條夢蛟的尸體收到了靈戒之中后,宿央眼神更寒。

    不管是誰,都沒辦法阻擋他。

    宿央低聲喃喃:“你放心,我會把你救回來的,等你復活,你想要如何都行。”

    話罷,他抬腳,毫不猶豫地邁入了一團肉眼難以察覺的虛無光影之中……

    “哥倆好哇,三星照哇,四喜財,五魁首哇!”

    “喝酒喝酒!”

    君慕淺是被劃拳喝酒聲吵醒的。

    她雙眸剛一睜開,發現她位于一座極為熱鬧的酒樓里,身邊……坐了足足十個姑娘,都含情脈脈地望著她,眼睛都不眨。

    君慕淺:“……”

    剛一來,就給她這么一個勁爆的場面?

    她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裝束,悟了。

    難怪周圍有這么多女子,原來她現在是女扮男裝。

    “千公子,您接著講呀。”其中一個姑娘聲音嬌柔,“后來呢?”

    千公子?

    隔得時間太久,君慕淺慢半拍才反應過來。

    是了,她前世女扮男裝時期的名字,剛好和她的本名倒了一下,名喚“千暮筠”。

    果然,虛妄之境中的一幕幕,都是按照之前所發生的事情一樁樁復制的。

    她是魅的生死之交,虛妄之境對她的刻畫也會更多。

    這樣一來,可以讓死者聚魂更加順利。

    君慕淺眼眸四下一掃,發現嬴子衿和她并不在一起,眼神微凝。

    虛妄之境她只聽過,并沒有見過。

    眼下發生的事情告訴她,在她來到虛妄之境之前,虛妄之境中的“她”便是在這里。

    而她一進來,相對應的,虛妄之境中的“她”就消失了。

    換而言之,是被真正的她取代了。

    因為一個時間內,不可能同時存在兩個君慕淺。

    但嬴子衿便不同了,這里所出現的只是她的分身,不是完整的她,所以無法被取代。

    這就造成了,在這個虛妄之境的某個地方,還有一個魅。

    這個魅,是徹頭徹尾的假貨。

    可是,她上哪里去找嬴子衿?

    正在君慕淺思索之際,旁邊的十個姑娘不快了起來。

    “千公子?千公子!”

    “千公子你怎么不理我們啊?”

    君慕淺斂了思緒,看著這十個姑娘,無語了。

    這件事情她倒也是記得,酒樓是她常來的落腳之地,在這里,她可以得到江湖上的各種訊息,方便她判斷如今的江湖局勢。

    不過每次只要她女扮男裝上酒樓,對面花樓的姑娘必然會跟著上來。

    她一是不想暴露身份,二是懶,也就任由她們跟著。

    但現在,真的是變成麻煩了。

    君慕淺眉梢一挑:“知道本公子為什么不理你們么?”

    十個姑娘面面相覷:“為什么?”

    “因為你們太丑了。”君慕淺起身,將酒錢拋給了店小二,“走了,別跟著,誰跟著本公子讓她今日化為枯骨。”

    這句話一落,“嘭”的一聲,先前的那張桌子就變成了齏粉。

    “……!”

    看到這一幕,十個姑娘齊齊地后退了一步,都嚇懵了。

    同時。還有些不解。

    怎么回事,今日的千公子怎么如此暴躁?

    但不得不承認,好像比平常更好看了。

    君慕淺走出酒樓之后,又觀察了一下周圍,最終判斷她如今所在的位置,是東域的主城藏心城。

    帝君宮也好,少君宮也罷,還是之后的建立的靈女宮,都在藏心城內。

    哪怕是如今掌控著七大宗門的云洛然,亦是不管在藏心城內放肆。

    畢竟,東域真正的主人還是東域帝君,不可以下犯上。

    君慕淺隨口叫住了一個路人:“小哥,現在是什么時候?”

    “喲,是千公子啊。”被叫住的路人顯然認識她,很是驚喜,“千公子,您來了怎么也不說一聲,小弟我請您吃飯啊。”

    “吃什么吃。”君慕淺深感這個虛妄之境可能對她還是有些誤解,“你只需回答本公子問題就可以了。”

    “什么時候?千公子您這個問題可真是太奇怪了。”路人有些疑惑,“現在不就是晌午嗎?走走走,酒樓就在這里,千公子,小弟請您吃個飯。”

    君慕淺額心跳了跳:”本公子問的是紀元。“

    “紀元?”路人懵了一下,“千公子,您不會是過糊涂了吧?今日,剛好是陛下召見信任靈女的時候啊!”

    云洛然!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 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赌场有哪些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