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推薦票 | txt下載 | 錯誤舉報

空籃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醫圣妙手

正文 第339章 坐山觀虎斗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醫圣妙手正文第339章坐山觀虎斗他相信同屬于龍家,他的話應該會對現在的龍家產生一些作用的。

    龍老聽了之后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簡直公私不分,還有那個所謂的佛爺,不過是一個小混混,我看他沒有必要存在了。”

    “龍叔,這事兒我看,您還是和龍家溝通一下的好,如今非洲那邊形式嚴峻,離開了張晨,恐怕咱們這支隊伍就真的難以成行了。”

    趙成龍在一邊小聲提醒。

    這一點龍老何嘗不知,而是如今的他,早就跟龍家劃清界限,甚至當年還曾經親自擊殺一名,曾經背叛國家的龍家子弟,根本無法左右龍家的決定。

    “看來有些事兒,是時候面對了。”

    龍老嘆了一口氣,道“這事兒我會處理,你先回去吧。”

    而此時,遠在京城的張家,也得到趙家傳遞的信息。

    張馨予第一時間找到老爺子將這個消息匯報“爺爺,小晨被抓了,說故意殺人,而且還是柳家旁系的子弟。”

    “嗯”

    老爺子明顯一愣“以我對小晨的了解,他應該不會做這么沒腦子的事情的,恐怕這其中另有隱情。”

    “爺爺果然厲害,我還沒說您就猜到了。”

    張馨予對著老爺子豎了個大拇哥“據趙家說,當他晚上小晨和趙夢蝶一直在一起,根本沒有出房間半步,可是柳家的保鏢,卻親眼看到,張晨一掌將他家少爺擊斃的,這兩人中肯定有一人在說謊。而我更偏重于,柳家人在說慌。”

    張老爺子陷入了深思,想到了一件只有他知道的陳年往事,道“或許兩家人都沒有說謊,是有人易容成小晨的樣子,打死的柳家小子。”

    “要是這樣,事情還真難辦了。”張馨予有些為難道。

    “有何難辦,派人去京城各大會所,散布消息,就說龍家得到了一個上古易容術的方子,正在尋找擅長易容有緣人。”

    “這樣會不會太直接”張馨予提醒道。

    張老爺子微微一笑“直接才能讓他們知道,我張家也不是好欺負的,要想害我孫子,那他龍家也別想好過。”

    張馨予點點頭,表示知道怎么做了。

    接著京城就開始流傳,龍家懂得易容之術,當年他們就通過這個害死了好多人。

    總之各種版本的東西,瞬間彌漫京城,很多人開始下意識的和他們保持距離。

    畢竟沒任何一個家族,敢冒這種風險。

    省城,市局局長消息很靈通。

    聽說總是跟自己作對的副局長,把張晨給抓了,心中別提多爽了。

    看來有必要請個假,好好慶祝一下,因為他知道,這件事兒,無論辦好與辦砸,那個副局長都會被調離,因為有很多事情,不是他這個級別應該接觸的。

    而那個副局長卻不認為,他覺得自己來了,真正進入龍家核心圈子的機會。

    所以到了警局,直接對張晨進行提審。

    尤其是看到張晨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副所長王軍氣就不打一處來,讓手下的人將審訊室的們關上。

    接著兩名警察強行將張晨押到鐵座位上,雙腳被咔嚓鎖死。解開了手銬,雙手也被死死的鎖了起來。

    王軍才面無表情的問道“姓名、籍貫、為何行兇殺人”

    “都是千年的狐貍就別玩聊齋了,你這一套對我沒用,你們只需要給我一句痛快話,到底想要干什么”

    張晨才懶得和他們打哈哈,這樣做沒啥意思。

    “你是殺人犯,我審問你是正常流程,并不想干什么。”

    廢話,審問都有攝像頭監視,他可不敢立馬玩陰的,動私刑,甚至說話都要節制。

    說完,他對著身邊記錄的一個警察使了個眼色,那小子立馬會意,出去通知相關人員,將監視的攝像頭關了。

    當那人再次回到審訊室的時候,那個露出了真實嘴臉。

    “別逼我用刑,現在在這張口供上簽字。”

    說完他將一張早就擬好的口供,扔到張晨面前。

    張晨一看,上面寫的是他如何和柳陽結怨,如何晚上動手殺人,寫的是詳細無比,情節更是描述的沒有絲毫的漏洞。

    張晨也不得不佩服,人家不愧是專業。

    “你以為我不識字嗎認可了這個,我還有活頭”

    “你以為不認可就有活頭”王軍冷冷一笑“上面已經下了死命令,要這件事兒嚴查,更何況證據還確鑿,攝像頭拍下了你的行兇過程。”

    張晨道“那是偽造的,如果想,那個人也可以換成你。”

    “你小子,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那我也只能用刑了。”

    說完對著身邊的警察,使了個眼色,那兩人立馬會意,端著一個盛水的盆子,手里還拿著幾張宣紙。

    這是古代整人常用的法子,這些人這是要給他貼餅子啊。

    所謂的貼餅子,就是將宣紙鋪在人的臉上,然后再上面噴一層水,被貼的人就會因為水壓迫空氣,最后導致人缺氧。

    在人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就在鼻孔戳倆眼。

    然后繼續審問,如此這般,讓那人在鬼門關多來幾趟,就是再硬的漢子,也會服軟招供。

    “你們這是動用私刑,草菅人命,就不怕遭天譴。”張晨質問,王軍卻滿不在乎“能為受害人主持公道,方法過激一些,也是可以原諒的,不想受苦,那就老實的簽字,你省了受罪,我省了麻煩。”

    “我是不會像你們屈服的,沒罪就是沒罪。”張晨很是堅定的道。

    王軍還有身邊的兩名警察都笑了,這樣的人他見得多了,來不了兩回,就會連小時候曾經偷看過隔壁少婦洗澡的往事,都給招了出來。

    所以他們二話不說,開始上刑。

    很是利落的將紙貼在張晨的臉上,然后噴上水。

    空氣瞬間被宣紙吸收,張晨開始掙扎。

    不過令三人奇怪的是,別人都說掙扎好久,張晨卻只掙扎了兩下,然后就沒了動靜。

    幾人互相看看,都意識到不妙,趕緊將宣紙揭開。

    只見臉色蒼白的張晨一動不動,腦袋耷拉著,鼻孔更是沒有出氣,測試脈搏,更是沒有。

    幾人有些慌了“王局,這小子可能是死了,怎么怎么辦”

    “還能怎么辦,老規矩,審訊時候,犯罪嫌疑人因為害怕,突發心梗死亡。”

    在王局看來,死就死了,反正也沒人看的出來,他們用刑了。這種方法,就算是用精密的科學儀器都查不出。

    “可是我聽說,這小子背景很深,萬一他家族怪罪咱們,那可就真吃不了兜著走了。”另一個小警察心里開始打鼓了。

    “咱們是按照章程辦事,誰也說不上什么,要怪就怪這小子命不好。”

    王軍滿不在乎,在他看來,張晨死了,自然有背后的勢力給他擦屁股。

    就在他們對話的時候,審訊室外傳來了敲門聲,還有小警察的匯報“我們是省廳專案組的,專門負責監督辦理張晨的案子。”

    因為這是張家壓力下的結果,他們希望這個案子公平公正的進行。

    省里知道這個意思,趕緊成立了專案組,過來陪同審理。

    誰知專案組到了之后,卻發現審訊室的攝像頭都沒開。

    大家都是經驗豐富的警察出身,自然知道發生了什么,想到張老爺子跟省一號的談話,他們立馬就急了。

    王軍有些傻眼,特么的有專案組來,自己怎么不知道

    一定是局長那個混蛋故意沒告訴我,讓我出丑。

    再看看椅子上一動不動沒有生機的張晨,他忍不住罵道“次奧特么的,這是什么事兒啊。”

    然后趕緊對小民警道“趕緊把宣紙和水藏起來,別被發現。”

    他則是硬著頭皮去開門。

    看到來人,王軍想哭,竟然是省廳的副廳長專門帶人過來的,可是看到副廳長身邊跟著的局長,他恨不得將他吃了,這貨太特么損了。

    進來之后,大家一眼就看到,坐在鐵椅子上,沒有生息的張晨。

    那個廳長和局長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跟隨的氣體專案組人員也是如此,他們可是知道這次成立專案組的目的。

    現在還沒來得急控制局面,人就死了,怎么和上面交代,老張家要是發怒,那可不是鬧著玩的,說不定幾人都得回家去抱孩子。

    “王副局長,這是怎么回事兒”那個副廳長陰著臉厲聲喝問。

    “就在剛剛審訊的時候,嫌疑犯忽然心梗發作,我們這要報法醫部門。”

    王軍說完,朝著其他三個民警使眼色,三人趕緊附和。

    “我看你們是用的私刑殺人吧”

    那個副廳長也是急的,直接開口質問“審訊為何不開攝像頭”

    “沒有嗎這個我們不清楚啊。”王軍開始狡辯,也就在這時候,張晨忽然哎呦一聲,醒了過來。

    “媽的憋死我了,這群混賬王八羔子,竟然給我貼餅子,你以為這樣,我就會向你們屈服嗎不,我沒犯罪就是沒犯罪。”

    張晨說完,這才慢慢睜開眼睛,好像剛剛看到這么多人一般“我去,什么情況,你們不會都是來嚴刑逼供的吧”

    那個副廳長和局長,看到這家伙活過來,差點喜極而泣,一把過去握住張晨被銬著的手道“張先生,您沒事就好,我們保證這個案子,一定公平公正的進行。”

    一旁的局長卻在這個時候,適時的插嘴“張先生,你剛剛說憋死你了,貼餅子是什么意思”

    張晨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這家伙上道“你們難道不知道嗎就是在臉上鋪一層宣紙,然后噴水,讓人窒息,剛剛我直接缺氧就暈死過去了。”

    “孫廳、錢局,別聽他胡說,沒有的事兒。”王軍臉色有點不好看,瞪了張晨一眼,對著兩個上司解釋。

    “什么沒有,水盆和宣紙都被他們藏到主審桌子下面了。”張晨說完,忽然覺得這樣似乎暴露了自己裝暈,有點小尷尬,趕緊解釋一句“我其實也是猜的。”

    眾人暈倒,當大家是弱智啊。

    這時候所有人才明白,這個小滑頭,剛剛原來在裝死。

    當然這個時候,可沒心思和張晨計較是否裝死的問題。

    孫副廳長對著身邊的警員道“去看看。”

    那個警員很是麻溜的跑到主審桌子后面,果然找到一盆水,和一沓子宣紙。

    孫副廳長冷冷的看了王軍一眼,道“王副局長,沒想到你竟然是隱藏在我警察部門的敗類,上面三令五申,說文明執法,你卻頂風違反,回家去好好反省反省,這案子,從今天開始,我和錢局開始負責。”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 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赌场有哪些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