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推薦票 | txt下載 | 錯誤舉報

空籃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戰國萬人敵

正文 224 踴躍虐菜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被精選進入“義膽營”的義士,有一個非常苛刻的訓練,就是識字。

    為此,“義膽營”的成員大多都和其余部隊隔離,生活區也并不在一起。凡是不能堅持識字的“義膽營”成員,都會被清退。

    自愿退出的機會只有一次,退出之后,就不得再進入“義膽營”。

    倒不是李縣長寧缺毋濫,而是管理起來比較麻煩,與其再三調教,不如一開始就選擇聽話的。

    新選“義膽營”的幾個大隊長,就是通過咬牙堅持脫穎而出。

    比如能夠被特派薛城處理臟活的賈隊長,雖然各種賤格下流,拍馬屁完全沒有底限,但賈隊長也是靠個人努力,才走到了這一步。

    從職業角度來看,賈隊長的專業性沒有問題,有問題的只是行事作風。

    “一撇一捺是為‘人’,成年之后肩膀結實能夠挑擔持矛,是為‘大’。”

    “一人為大!”

    “一人為大!”

    “抄錄。”

    “是!”

    隔絕在逼陽國二環“大工地”之外的特殊兵營,只有“義膽營”的人在其中,這些義士和工地上的義士完全不同。

    以前進來的時候,也不覺得有什么特別的,但是久而久之,“義膽營”的義士們,終究是發現,他們和外面的袍澤,還是有些不同的。

    至于說哪里不同,一時半會兒,說不上來。

    “義膽營”中收錄的義士,自然也有一開始就是文盲的,這是最大比例的受教育程度成員。

    和那些原本就是落魄士人家族的子弟不同,這些人,往往根腳千奇百怪,甚至有的人還是出逃的奴隸。

    “出逃”,這同樣是閑散義士中,不小的一部人的屬性。

    還是薛城的“義膽營”賈隊長,他同樣是“出逃”國外的倒霉蛋,論起根腳,比在逼陽之戰露臉的列國大夫和將軍們都不差。

    賈隊長直系血親,上溯四代,是晉國“六正”之一,只是因為家族倒臺,“出逃”外國,幾經輾轉流離,總歸會有人掉隊有人落魄。

    而賈隊長,只是恰好屬于倒霉的那一個。

    此時,在薛城之中,賈隊長同樣神情嚴肅地盯著薛城本部人馬的日常功課。

    “隊長,上將軍特地讓人送來一批紙張。”

    “紙?!”

    賈貴頓時一驚,他人本來就長得丑陋,此刻扭曲在一起,更是奇形怪狀。

    “快快收好,此物有大用,不可隨意浪費。”

    “是!”

    每十天,逼陽城就會有一批補給,除了補給之外,還有給軍官們的補貼。補貼形式多種多樣,大隊長級別的,還可以有很多種選擇。

    比如有點大隊長家大業大,可能拖家帶口來的,那就選擇糧食。

    有的大隊長身份不俗,那就多搞一點“大紅01”,自己有門路,也可以變現。

    還有的大隊長則是要真金白銀,不管逼陽城有沒有,多少會給一點。

    而只有薛城“義膽營”的負責人賈貴,要的是紙張。

    他很是小心翼翼地提了這么個要求,也沒想過老大會答應,但是萬萬沒想到,李解不但答應了,還給予了豐厚的獎賞。

    “哎呀……果是紙張。好好好,收起來,收起來。”

    喜不自禁的賈隊長笑得嘴都合不攏,好半天,這才摩挲著發黃的紙張,對左右道,“爾等可知曉,此物作價甚貴?”

    “隊長,可是要賣給賈氏?”

    “呸!我豈能賣給他們?!”賈隊長目光微微一瞇,“想當初,幼時備受大宗欺凌,同為賈氏,唯我缺衣少食,賈氏合該覆滅!”

    “……”

    “……”

    左右助手一時也不好接話,原本想著,上司是晉國賈氏的人,怎么地也是個好出身,肯定有門路變現。

    再說了,上司除了是晉國賈氏,跟齊國、魯國的坐地戶,也有關系,算是比較親近的。無非就是相貌丑陋了一些,不為人喜。

    然而現在有了大吳猛男的提拔,今時不同往日啊。

    只是讓左右手們萬萬沒想到,自家上司原來跟本家有仇,而且這仇恨程度,貌似還不低。

    “那……隊長要紙張何用?”

    “我自有妙用,待事成之后,若是得上將軍獎賞,我也不會忘了你們,必回帶上你們,一起領賞。”

    “多謝隊長!”

    “嗯?!”

    “多謝大隊長!”

    “嗯……”

    賈隊長滿意地點點頭,此時,義士們的功課還在進行著,薛城“義膽營”今天的功課,是算術。

    數字這個東西,說難不難,說簡單還真不簡單。

    不過用好了,賈隊長覺得自己以后撈錢也容易得多,至少現在自己算加減法,那是比以前快多了。

    “數字2乘法口訣!你,背一下!”

    所有義士們的授業老師,都是鱷人和勇夫。

    教學作風非常硬朗,允許學生挑戰老師的權威,挑戰的方法只有一個,披堅執銳打一場!

    “二二得四,二三得六,二四得八,得八、得八、得八……”

    “一、二、三、四、五……”

    十個數數完,站起來回答的義士依然沒有背下去,一咬牙,伸出了手掌。

    “平日慣用哪只手?”

    “右手。”

    “伸出左手。”

    “是!”

    啪!

    短鞭直接抽在了手掌上,那聲音清脆響亮,聽得人情不自禁哆嗦一下,然后不由自主地坐直了上半身。

    “坐下!”

    “是!”

    看到這一幕,賈隊長趕緊把紙張這個事情拋在了腦后,連忙自己也小聲地背了起來:“二五一十,二六十二,二七十四,二八十六,二九十八……”

    把九九乘法表背完之后,賈隊長趕緊對照了一下黑板的表格,確定沒有背錯之后,這才松了口氣。

    “唉……吃這碗飯,當真不易啊。”

    賈貴感慨之后,又咬牙拍手,然后打了自己一個耳光,“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貴啊貴!難道你忘了上將軍的教誨了嗎?!”

    啪。

    又是一個耳光。

    賈隊長繼續說道:“貴啊貴!難道你忘了在族中的屈辱了嗎?!”

    在屬下們目瞪口呆的神情中,賈貴居然拿起了一卷木牘,抖開之后,開始朗聲閱讀起來:“身為義士。第一,要注意儀表整潔、舉止有禮,為軍官者,更要以身作則,為義士之表率。第二,義士步行,當抬頭挺胸,切勿含胸駝背……”

    木牘之上,都是“義膽營”的日常規范,也算是管理條例。

    僅僅是一個注意儀表整潔,就篩選掉了大量齊國技擊。這些單挑高手,大多都不愛受拘束,行事作風一向是我行我素。

    幾十條行為規范砸下來,直接把大部分技擊給嚇跑了,真正能堅持下來的技擊,少之又少。倒是普通的齊國自耕農,倒是愿意留在“義膽營”中堅持,這一點很是奇特。

    最近賈貴這樣的大隊長級軍官也好,還是說一些帶了腦子的普通義士,都發現上將軍李解,似乎是在有意識地進一步篩選義士。

    這個發現,讓先行察覺到的義士們覺得,可能老大又有大動作,就算比不上逼陽之戰,但肯定能夠揚名。

    即便不能揚名,像逼陽之戰一樣,賺上一票,也是相當的劃算。

    很快,到了晚上,賈貴終于知道上將軍要做什么了。

    連續的夜宴,讓那些蹭吃蹭喝的家伙們很是爽快,列國大夫和將軍們,則是有點頭皮發麻。

    因為之前已經稍微探了點口風出來,上將軍已經查到是誰在昨日行刺,而且人證也有。

    李解先行放風之后,別人都還好,就是陳國人嚇得臉色發白。

    這要是有人坑他們,說是陳國行刺的,那豈不是糟了?好在陳國人也不是傻的,跟著稍微打聽了一下,就確定跟他們無關。

    “猛男已經猜到是蔡人行事!”

    “難道猛男當真會為公主而伐蔡國?”

    “有何不可?”

    “這……又非匹夫之怒,豈可恣意妄為!”

    “汝非猛男,安知猛男不愿為紅顏忿怒!”

    “你!你!你……你說得卻有道理。”

    別人或許不會這樣干,可李解沒個準啊。去年冬天的逼陽之戰,那他娘的都是怎么打起來的?

    為什么李解會介入?因為李解是逼陽子妘豹的朋友。

    因為是朋友,所以就打嘍。

    現在媯夭不僅僅是朋友啊,她是猛男的女朋友……之一,不管是不是之一,總之是女朋友,那未必就不能為了女朋友干上一炮啊。

    “諸君!”

    李縣長看吃喝得差不多了,這才舉杯出來,神色肅然道:“昨日夜宴之刺客,我已查明是何人指使。”

    “不過,李某今日非為主謀而怒,乃為旁人。”

    言罷,李縣長伸手示意眾人圍觀一下站過來的許國行人們,這幾個許國人都是精神狀況不太好,面容相當的憔悴。

    只是現在場面太大,也只好強打精神、強顏歡笑。

    “這幾位,乃是許國忠臣,能在此地,也是適逢其會。原本這幾位許國忠臣,是要前往齊魯求援,以復許國!”

    “復國?!”

    “這……許國又亡了?”

    “鄭國如此種種,不曾停歇啊。”

    “鄭人何其愚也,滅許國事小,行刺上將軍事大啊。”

    “鄭國行事太過荒誕,怎會想到行刺上將軍?”

    一時間嘰嘰喳喳無比吵鬧,許國人聽到“滅許國事小”的時候,臉色相當難看,可又沒辦法,這是事實,至少在這大大小小幾十個國家的將軍和大夫們眼里,許國亡了就是亡了,又不是沒有亡過。

    亡國跟吃飯喝水一樣簡單的國家,又有什么好說的?

    但是行刺李解,那就不一樣了,搞不好又是一場腥風血雨,真打起來,就算現在的“正義聯盟”砍個一半,那也能湊個三四萬人馬出來啊。

    只是這一回,不少國家打定主意,要是上將軍要發兵攻打鄭國,怎么地也不能自己國家再自帶干糧。

    他們得以“志愿軍”的身份參與攻鄭大事,這樣也免得鄭國將來報復。

    贏了,血賺;輸了,不虧。

    而且很多小國諸侯也發現了,想要搞到“赤霞”,最好的方法,還是留在“正義聯盟”中。

    因為“正義聯盟”的李老爺,他有超能力啊,他的超能力,就是有錢……

    “肅靜!”

    沙哼突然出列,環視四周,一聲大喝。

    整個宴會大廳,頓時就安靜了下來,接著李解面色依舊嚴肅看著四周:“諸君以為是鄭人行刺?非是鄭人,而是蔡人。”

    蔡人真菜啊,居然都沒人去想一下是蔡國人搞事。

    你說得混到多菜的地步,才會讓人連想一下都欠奉?

    “蔡國?!”

    “竟是蔡國?!”

    “這……這蔡國何來虎膽?!”

    “蔡侯何其不智?!”

    “竟敢行刺上將軍?!”

    一聽是蔡國,原本興致缺缺的二皮臉們,突然來了精神。有些王八蛋最喜歡的就是虐菜,此刻發現不是要跟鄭國這個小強較勁,頓時來了感覺。

    打蔡國,不就是虐菜么?

    雖然很多將軍和大夫的祖國,本身也是小國弱邦,可背靠“正義聯盟”,除了超級大國,誰來不都是送菜?

    一時間,李縣長突然發現話有點說不出下去了,準備了好些個籌碼,貌似一個都用不出來啊。

    這一個個的,一聽說可以虐菜,竟然跟打了雞血一樣。

    只是在場中人,貌似一個個都忘了一臉尷尬的許國人,許國被滅國,他們很同情,至于滅國過程如何,他們可以傾聽,但是要說幫忙,那也得看條件不是?

    不過過場還是要走的,李縣長正色道:“許國覆滅,有如屋舍起火。然則蔡國趁火打劫,行徑毫無仁義。今許國求援‘仁義之師’,李某自是當仁不讓!不知諸君以為如何?!”

    “上將軍秉承大義,我輩自是跟從!”

    “光復許國!嚴懲蔡國!”

    “光復許國!嚴懲蔡國!”

    ……

    一幫許國行人都是一臉懵逼,他們都還沒來得及哭訴呢,這事兒就搞定了?而且一個個義憤填膺的模樣,仿佛是真的感同身受啊,是真的感受到了許國人的悲傷和憤怒啊。

    可是……這感覺怎么怪怪的?

    一輛懵逼的許國人扭頭一看李解,卻見大吳國王命猛男江陰子,正笑得意味深長。8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 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赌场有哪些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