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推薦票 | txt下載 | 錯誤舉報

空籃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木葉之絕世無雙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對策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綱手看到柱間眉毛緊鎖的盯著陰氣,于是便皺著眉問:“你知道這是什么嗎?”

    “這是陰氣,我在戰國時期的戰場上見到過,那時是在一個萬人坑中看到的,不過那些陰氣沒有這么濃。”柱間解釋了一下。

    解釋完后,他就皺著眉望向綱手詢問:“這里的陰氣是怎么回事?是嵐在實驗新忍術嗎?他怎么這么……”

    話還沒說完,綱手就把神色擔憂的靜音推到了前面,“我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你問問靜音。”

    聞言,柱間就和眾人將目光投向了靜音。

    “告訴們,這是怎么回事,將你知道的都告訴我。”柱間催促道。

    “我……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我是被雙尾狐吵醒的,它將我的房門劈開,然后就對我說‘快來幫我,死神在撕裂嵐的靈魂,他需要你們的幫助。’出于擔憂,有就直接跑出來了……”

    “……”柱間眉毛皺的更深了,他目光深邃而又嚴肅的看了幾眼還在那里蠕動的陰氣,然后就對著望著他的眾人搖頭說:“我對著東西也沒有辦法,我弟弟曾經研究過這些,本來他也讓我了解的,但是我對這并不感興趣,現在想要知道是怎么回事,咱們就得去鬼之都找彌勒和陰陽師,這個世界就只有他們還在研究這些東西,也只有他們有辦法對付這些古怪的東西。”

    說罷,柱間就在眾人面前掃視了眼,掃視完后,他就直視著綱手說:“綱手,你去鬼之都找彌勒,讓她盡快帶著陰陽師趕過來。”

    “是。”綱手應了一聲,然后就砸破墻跳了出去。

    看到綱手離開,柱間就對神色緊張的其他人說:“在彌勒到來之前,任何人都不能接近這里,奈奈子,這段時間,你就和香磷在前院休息,讓那些個仆人都散開,待會我會將這里封住。”

    聽到柱間的話,擔憂的快要哭出來的香磷就含著淚問:“柱間爺爺,嵐哥哥他會不會有事,我……”

    “唉,香磷,現在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不過你不用擔心,嵐他不會這么容易就出事的,等彌勒到來,你嵐哥哥就會醒過來,這段時間你就和你媽媽待在前院,不要過來,知道了嗎?”柱間揉著香磷的頭發,他試圖用這種方式讓香磷安心。

    如果是其他事,或許這樣還能讓香磷平靜下來,但現在,出事的是她最關心的嵐,無論如何,她都放不下心,她的心很亂,比結成一團的亂麻還要亂。

    香磷咬著唇強忍著不讓淚珠滑下,但這該死的淚珠總是不聽她指揮,晶瑩剔透的淚珠一滴一滴的從香磷眼中涌出滾落到了地上。

    感到淚水出來,香磷就再也忍不住悲傷掙脫開柱間的大手抬起袖子擦著淚跑開了。

    “香磷……”奈奈子擔憂的喊了一聲,隨后她就扭過頭對緊皺著眉的柱間道了聲歉。

    “抱歉,香磷她……”

    “就讓她哭吧,這次嵐很危險,希望你們能做個心理準備。”柱間神色低沉的說。

    他想起了當年年幼時和伙伴在萬人坑那里看到的陰氣,那只是一小團淡紫色的陰氣,只有拳頭那么大,看起來很小,很少,但就是那一丟丟陰氣,就將他的伙伴的性命給奪走了。

    繞是他以后見過無數凄慘的死狀,他都無法忘記他那伙伴的死狀,那該死的陰氣飄進他伙伴的體內后,他的伙伴就渾身發紫然后在他面前極速腐爛,沒幾秒,他那活生生的伙伴就變成了一具淡紫色的骨架。

    想起那副慘樣,柱間就神色陰沉的對其他人說:“好了,你們都去前院吧,我守在這里,以防不測。”

    奈奈子和美惠子聞言,在嘆息一聲后就轉過身離開了。

    現在還留下的就只有泉美和靜音。

    靜音立在柱間身旁,她想在這里多待一會。

    而泉美則不同,她正開著萬花筒觀察著屋內的場景,在她的眼中,看不到木門和墻壁,她能看到的,就只有那濃濃的陰氣和散發著紅白光芒的保護罩。

    在她觀察的時候,梅花玉佩就傳來了聲音。

    “放棄吧,他已經被死神盯上了,這個世界的死神正在攻擊他,沒人可以救他,你還是不要浪費你的眼睛了。”

    “不,不會的,他肯定不會有事的,他可是嵐啊,就算所有人都放棄他,我也不可能將他放棄,他是我的朋友,是他將我從死亡中救回來,我無論如何也要救他,我決不允許他死在我面前。”泉美咬了咬銀牙,隨即就催動著查克拉嘗試用寫輪眼的力量攻擊陰氣。

    在她瘋狂催動查克拉的時候,感覺到她不對勁的柱間就運起查克拉將她的查克拉擾亂了。

    被擾亂的泉美眼睛瞬間恢復了正常,她皺著眉盯著柱間,質問:“你在干什么!”

    “你在干什么!”

    柱間皺著眉怒喝,他痛心疾首的瞪著泉美,冷聲呵斥:“給我離開這里,你的眼睛對付不了這些東西,不要在這里浪費你的瞳力。”

    “我沒有浪費,我只是想……”泉美試圖辯解。

    但柱間并不打算聽,他搖著頭望著不斷蠕動的陰氣,開口說:“你的眼睛在這東西面前毫無作用,你現在能做的就只有回到你的房間和我們一起等待,彌勒或許還有辦法,你和我能做的就只有等待。”

    “等待!等待!等待!”泉美抓狂的怒喊數聲,然后就運著寫輪眼瘋狂的喊:“我討厭等待,我的萬花筒很厲害,它一定能救嵐。”

    說罷,她就打算繼續催動萬花筒。

    看到泉美這樣,柱間在搖頭嘆息一聲后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抬起手,用手刀打在了泉美后脖子上。

    剛打上去,情緒有些激動的泉美就昏倒在了靜音懷里。

    “柱間大人……”靜音望著陰氣抱著泉美說。

    “唉,你們都回去吧,寫輪眼能夠將人的情緒不斷放大,她這樣也很正常,等她平靜下來就好了。”柱間嘆息著說。

    靜音聽著柱間嘆息的話,心里明白他不好受,在微嘆一聲后就抱著泉美離開了。

    在靜音離開后,柱間就轉過身望著嵐的屋子自語道:“真是不讓人省心,你一定要撐住啊,我一定會救你的,笨蛋……”

    自語過后,他就雙手合十運起了查克拉。

    隨著查克拉的催動,四周的墻壁和地板上就長起了帶刺的藤蔓,那些個藤蔓將通道牢牢封住,除了他,沒人可以通過這些藤蔓。

    立在藤蔓之間,柱間最后望了木門一眼,隨后就轉過身穿過藤蔓走了出去。

    現在他能做的都做了,接下來,他能做的就只有等待。

    下午,鬼之都的宮殿內,剛剛吃完午飯的彌勒正給心不在焉的紫苑教授著巫女所該學習的東西。

    就在她開口準備繼續教授的時候,一股詭異的感覺就拉扯著她進入了預言世界。

    一陣天旋地轉,未來將要發生的事呈現在了她眼前。

    在她眼前,是一片裹著銀裝的雪山,晶瑩的白雪在眼光下閃閃發光,一切都顯得那么安靜,那么祥和。

    雖然這一切都顯得很祥和,但彌勒根本就不相信,她每次預言,都會看到不好的事,這次肯定也一樣。

    就在她暗自猜測即將會發生什么事的時候,那雪山就突然撕裂開來,無數熔巖連同著紫色的陰氣從裂痕中飛了出來。

    濃煙滾滾,驚叫連連,她能聽到無數驚恐的喊叫,但她卻看不到一個人,即使她將頭扭向身后,她也看不到任何東西。

    她能看到的,就只有夾雜著火光的濃煙。

    看到這里,一股天旋地轉的感覺就又出現了,她重新回到了她的體內,撐著墻壁立穩,彌勒皺起了眉,她的好好回憶一下,那個雪山究竟在哪里,現在是冬季,鬼之國的山脈,每一個都裹著銀裝。

    在她拼命回憶的時候,坐在下方同樣看到那個場面的紫苑就站起來說:“媽媽,我剛剛看到雪山還有濃煙,我……”

    “你看的我也看到了,你能想起來那個雪山到底在哪里嗎?咱們必須阻止厄運發生,鬼之國不能承受這該死的災難。”彌勒皺著眉。

    “很抱歉媽媽,我回憶不起來,我只能看到,我……”

    就在紫苑道歉的時候,殿門那里就傳來了轟隆的聲響,兩人剛將目光投向殿門,殿門就突然倒了下來。

    隨著嘭的一聲巨響,喘著粗氣的綱手連同她身后那些個守衛宮殿的武士就一齊出現在了彌勒眼中。

    彌勒看著幾眼綱手,然后又看了幾眼門上那凹陷進去的拳窩。

    看了幾眼后,她就皺著眉向綱手詢問:“綱手姬,你來我這里是有什么事嗎?如果你是來找千手柱間大人的,那你就來錯地方了,他在……”

    話沒說完,綱手就深吸了一口氣對彌勒喊:“沒時間了彌勒,嵐需要你的幫助,他被死神盯上了,我需要你救他。”

    “什么!你在說什么!嵐君被死神盯上了,這怎么可能,死神他不是早就已經消亡了嗎?”彌勒震驚的說。22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 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赌场有哪些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