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推薦票 | txt下載 | 錯誤舉報

空籃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溺寵神醫狂后

正文 第719章 讓為夫當和尚到什么時候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秦若琪心中一顫,立刻叩首,“臣女說的都是實話,不敢欺瞞皇上半分。若是臣女有半句虛言,臣女必當五雷轟頂,不得好死!”

    秦若琪怕東月皇不信,直接發了毒誓。只是聽著秦若琪的這番話,東月皇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他盯著秦若琪許久,饒是秦若琪沒有抬頭,可是這銳利的視線仍舊讓秦若琪芒刺在背。

    她越發跪不穩了,身體都有些打擺子。

    許久,她才聽到頭頂傳來了東月皇那低沉的聲音。

    “退下吧。”

    秦若琪有些懵,不知道東月皇這話是什么意思。

    但是她素來乖巧,如今更是怕的厲害,自然不敢多問。

    秦若琪恭恭敬敬的對著東月皇行了一禮,便在巧月的攙扶之下離開了前廳,心中仍是不安。

    她想要詢問一下秦若曦,如今東月皇到底是什么態度,但是現在東月皇還在,秦若琪也不敢貿然開口。

    秦若琪已經離開,秦若曦亦是不確定的端詳著東月皇,“父皇……”

    東月皇看著楚天奕跟秦若曦道:“先讓她在府上住著,不要讓旁人知道。”

    楚天奕點頭,“兒臣明白。”

    他不糾結秦若琪的話題,看著東月皇問道:“父皇如今可是要去看看母妃?”

    東月皇毫不猶豫的點頭,楚天奕見狀有些想笑,還是強忍著笑意平靜道:“兒臣已經跟母妃說過父皇要來了,父皇可以直接過去。”

    言外之意,楚天奕自己并不想要跟著摻和。

    東月皇立刻點頭,很滿意楚天奕的安排,熟門熟路的朝著古雪瑩的院子走去。

    “父皇這是什么情況?他就問了若琪一句,你可知道父皇心中是什么打算?”

    東月皇一走,秦若曦就立刻詢問出聲。

    她不知道東月皇到底是相不相信秦若琪,心中著實是忐忑。

    楚天奕道:“父皇今晚過來,應該是想要看看秦若琪哪里值得七弟上心。”

    秦若曦眼眸一亮,“你的意思是說,父皇相信若琪?”

    楚天奕頷首,“父皇定然調查過秦若琪的性情,對她有所了解。如今是秦若琪坦白,七弟隱瞞,所以父皇不會懷疑秦若琪說的話。”

    “但是父皇一定會疑惑七弟為什么會隱瞞這件事情,所以他來看看秦若琪,也是想知道秦若琪有什么特殊之處,能夠讓七弟救她,并且維護她。”

    秦若曦嚇了一跳,“父皇不會真的把若琪賜婚給七皇子殿下吧?”

    “不知道。”楚天奕開口,看著秦若曦擔憂的模樣又道:“父皇必然不會多事,但是如果七弟要求迎娶秦若琪,皇后娘娘又不反對,父皇應該也不會反對。”

    左不過對于東月皇而言,秦若琪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

    而楚天霖就算是求取,應該也不會許給秦若琪正妃之位。既然是以妾侍的身份入府,對于東月皇而言更是不值得計較。

    只是,秦若曦聽著這話,心中實在是不安。

    “七皇子不會求吧……”

    秦若曦喃喃開口,心道如果真是這樣,一道圣旨下來,秦若琪根本就沒有任何拒絕的機會。

    楚天奕甚是無奈,他不在乎楚天霖要不要求取秦若琪,他只覺得秦若曦實在是管得有些多了。

    他將秦若曦攬入懷中,開口道:“求不求的不是你能夠左右的,而且秦若琪也未必不愿意嫁給七弟。你還是好好過自己的日子,趕緊把身子養好才是。”

    “若曦,四嫂已經有孕了,你準備讓為夫當和尚當到什么時候?”

    楚天奕目光灼灼的看著秦若曦,雖然他跟秦若曦已經禮成,秦若曦也已經是正八經的安順王妃,可是他們兩個人終究還不是“真正的”夫妻。

    醫者韓說秦若曦身體不好,所以他到現在都未曾跟秦若曦圓房。

    天天蓋著同一條棉被睡在同一張床上,楚天奕的心里委實是難受啊。

    那感覺就像是讓饑腸轆轆的人面對一桌子山珍海味,卻偏生不讓他吃,這可實在是殘忍。

    秦若曦臉頰一熱,“瞎說什么呢,整日沒個正形的。”

    楚天奕嘆了口氣,“想媳婦,想讓你成為我真正的妻子。”

    秦若曦的臉頰更熱,那沒有被面具遮擋的半張臉紅的快要滴出血來。

    楚天奕不想給秦若曦增加什么心理壓力,也不想讓自己老想這件事情,因為他越想越是心中發癢,卻又什么都不能做,這樣對自己實在是太過于殘忍了。

    楚天奕轉移話題道:“這段時間天天忙,我倒是看你又瘦了許多,你身子不好起來,我們什么時候能去北狄國?”

    “你還是不要再管旁人的事情,好好調養自己的身子才行。”

    東月皇雖然是下令派人去北狄國幫忙尋找化形蠱,但是醫者韓對于這件事情卻并不樂觀。

    醫者韓去過北狄國,也清楚北狄國跟東月國不同。

    雖然北狄國也有皇族統治,但是北狄國皇權的影響力并不像東月國還有南燕國這樣大。

    北狄國的皇室不擅長養蠱,而且信奉巫術,巫師跟蠱師在北狄國的地位很高,甚至是可以凌駕于皇權至上。

    這化形蠱不常見,所以即便是北狄國的皇室愿意幫忙,他們也未必能夠尋到。

    所以醫者韓一直在做準備,總覺得還是親自帶著秦若曦去一趟比較安心。

    當然,如果東月皇能夠把事情辦妥,醫者韓會更開心。

    東月皇在古雪瑩的院子里待了半個多時辰,直到深夜才離開。

    秦若曦跟楚天奕不知道東月皇跟古雪瑩聊了些什么,卻是知道東月皇離開的時候心情很好,眼角眉梢都帶著掩飾不住的笑意。

    楚天奕沒有去詢問,心中卻歡喜,秦若曦知道,楚天奕一直盼著東月皇跟古雪瑩能夠和好,看著他們兩個人相處的好,楚天奕就開心。

    洛興懷徹夜未歸,第二天回來的時候換了一身衣服,身上還帶著濃重的酒氣。

    楚天奕在洛興懷的院子里等著他,看著洛興懷醉醺醺的樣子不由得皺眉。

    他關切道:“你昨晚去哪兒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 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赌场有哪些玩法